许麟庐遗产重审归遗孀 法院认定遗言未捏造

发布时间:2016-07-30 09:28 点击次数:

昨天,画家许麟庐遗产案重审宣判。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许麟庐遗产重审归遗孀

  市二中院认定遗言未捏造 涉案标的估值至少21亿元

  昨日,备受关注的著名国画大师许麟庐遗产纠纷案在市二中院经重审后宣判。法院认定遗孀王龄文提交的手书遗言合法有效,且遗言内容系许麟庐将财产留给结发妻子,合乎人之常情,部分子女主张遗言系假造无充分证据。据悉,遗嘱波及72幅名人字画跟 3把紫砂壶,估值至少21亿元。

  视频证明白叟思维清晰

  昨天下战书,局部子女到庭听取裁决,他们都拒绝接受采访。认可遗言、被法院追加进官司的次子许化儒在此前的庭审中,很少发言,表现都同意王龄文律师的见解。

  不认可遗言的大儿子许化杰跟 陪他一起来的女儿都患上感冒,白叟坐在旁听席最后一排,不停擦拭鼻涕。法官让他坐到被告席上,但他不愿面对镜头,多少经奉劝才换到第一排旁听席。

  宣判前,法官问王龄文的律师,白叟身体如何,律师回答“挺好的”,并将早上刚拍摄的一段手机视频当庭播放。视频中,98岁的白叟精神状态还不错,很快认出放在眼前一份报纸的名字。此前休庭时,许化夷的代理律师曾对王龄文的举动才干表示猜疑,称她记忆力多少近丧失,问话也答非所问,故而对律师出庭身份提出质疑。法官经合议认为,王龄文的委托手续正当有效。这份视频再次证明老人至今思维明白。

  法院裁决遗言正当有效

  此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许麟庐的遗言是否切实有效。除了手书遗言,王龄文还提交了与许麟庐生前合影的照片,照片中许麟庐、王龄文背地的墙上挂有一份遗言,与其提交的遗言原件内容一致。

  但因照片是用数码相机拍摄,所以许麟庐的三儿子许化夷不予认可,同时还提出,遗言中的“许”跟 “麟”等字不合乎许麟庐生前的书写习惯等,如“许”字在遗言中是“讠”字旁,而许麟庐生前习惯写为“言”字旁的简写即三点水,再如遗言中的章并非许麟庐常用名章等。

  裁决书中指出,王龄文提交的照片诚然保存介质发生了改变,但所反映的内容均为许麟庐与遗言的合影。鉴定机构经司法鉴定操作后,判断未发现技能修改痕迹。对遗言书写分歧乎许麟庐习惯的质疑,在各方均认可的比对样本中,“许”字既有“讠”字旁的写法,也有“言”字旁的简写即三点水的写法。另外,根据个别常识,在书法创作中用不同名字、字体、写法署名落款名章均很常见,故许化夷等人的质疑不成破。

  据此,一审驳回许化夷、许化杰等人恳求持续许麟庐遗产的诉讼请求。对该裁决结果,许化杰等人当庭表现回去考虑下是否上诉,其余人则表现认可。

  ■案情回忆

  遗产纠纷已持续4年

  许麟庐先生1936年与王龄文女士结为夫妇,二人共育有八个子女,其中两个女儿已去世。2011年8月9日,许麟庐先生病逝,享年95岁。因生前手写遗言将遗产留给妻子,2012年7月,许麟庐的三儿子、同为画家的许化夷,将94岁的老母亲及大哥许化杰、二哥许化儒告上法庭,要求宰割父亲的遗产,包括72幅名人书画跟 3把紫砂壶,据估值至少值21亿元。

  2013年3月5日,市二中院第一次休庭时,将所有在世子女及两名已故女儿的继承人都追加进本案,并依法定为被告。2014年10月13日,市二中院一审认定遗言有效,裁决全部遗产由王龄文继续。许化夷跟 许化杰不服提起上诉。去年9月25日,市高院以一审程序存在瑕疵、事实需要进一步查清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市二中院重审。

  北京晨报记者 颜斐

友情链接: